1. <thead dropzone='xnmeep'><dialog dir='blm0cb4t'></dialog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娛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絡“專業分工”利益鏈調查 一年投注40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13日,公布打擊網絡犯罪十大典例,其中三例爲廣東偵破。珠海“國際會”、深圳“克拉克”等網絡案均名列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廣東警方介紹,目前的網絡專業分工強,網站運作、推廣、賭金支付等均有各環節承擔。這爲打擊而增設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東警方表示,在現有形勢下,相關法律明顯滞後,對網絡量刑和電子取證等需有進一步明确,以次加強打擊力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打得很徹底。”6月28日,柯宏華說,以前打擊網絡一般隻打到下線代理,而這次打擊“國際會”,則将其連根拔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4月25日,珠海警方偵破了“國際會”跨境網絡案,這個以爲主的網站自2006年運營以來,發展會員5734名,2009年以來投注額就達40多億元人民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行動,香港老闆馬啓華等5名高級管理人員被抓,這個以香港、澳門等境外人員爲首的跨境網絡組織覆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10日,珠海市公安局治安支隊二大隊接到匿名舉報,反映該市金珠園小區住有一港澳人士,系網絡網站“國際會”的老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警方偵查發現,“國際會”網站的服務器在香港,是個以足球、籃球爲主的網站,兼有形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叫馬啓華的香港人有時會去金珠園小區,并涉嫌參與管理“國際會”。由于其香港身份,治安支隊立案前,向珠海市公安局黨委和廣東省公安廳作了彙報,省公安廳将此案作爲督辦案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警方調查發現,經常與馬啓華聯系的還有他的4個下線,也都住香港,幾個人偶爾去珠海,境外身份加居住境外,給偵查造成困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東省網警總隊副總隊長蔡旭說,網絡網站大部分由境外人員操控,莊家多位于香港、澳門、等境外地區,并将服務器設在境外,以逃避境内的監管打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莊家入境頻率低,不直接參與,隻在境内雇用操盤手負責對賬和維護網站,相互極少聯系,這對發現境外莊家增加了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今年4月,警方得知馬啓華又去珠海,其他幾人也去珠海相會,珠海市公安局出動30多名警力,守候了4天4夜,4月25日将馬啓華5人抓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國際會”采用傳統網絡的代理制,猶如,通過發展熟人、朋友作爲下線歲,父母早期從偷渡去香港,據其交代,他曾在香港從事娛樂業,開過卡拉OK,并經常到澳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6年,他看到網絡賺錢容易,便與兩個朋友投資建立了網站“國際會”。投資了十幾萬元,每月支付給網絡公司的維護費是10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采取的運營模式是代理制,在港澳和珠三角地區層層招募下線,下線分有五個層級,級别最高的是大股東(并非公司的股東,是最高級的代理人),其下是股東———總代理———代理———會員,會員就是直接參賭的賭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珠海警方查出,“國際會”有大股東12名,股東36名,總代理288名,代理869名,會員5734名,遍布全國各地和港澳地區,2009年以來投注額就達100餘億元人民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抓獲的馬啓華是“國際會”公司的出資人,另外四個人分别是股東、總代理,他們都是生活在一個地方的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謂的信用額度,就是每次通過該賬号可以下的投注額,之所以設定信用額度,因爲考慮到支付能力,的上下層級一般都是熟人,參賭的會員和最下層的代理之間也是熟人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用買籌碼,不交押金,根據輸赢情況一周兌付一次,上線會根據對下線信用狀況及經濟能力的了解去設定信用額度。每個層級所有下級的投注總額是不能超過該層級的信用額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“國際會”,每個會員的信用額度是5000元到8000元,每個代理的信用額度是200萬到500萬,每個股東的信用額度是1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柯宏華舉了個例子,如某個股東的信用額度是1億元,他可以自己決定發展總代理的數目,給每個總代理的信用額度是多少,由兩個人商量。但該股東線下所有總代理額度加起來不能超過1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國際會”這家公司,采取的是傳統運營模式。據馬啓華交代,公司會從自己的獲利中拿出一部分逐級分給各級代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“國際會”,可用于分配的錢由兩部分構成,一是從賭客每筆的投注額中提取一定比例作爲“回傭”,分配給各級下線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般來說,如果不作假,莊家與賭客的輸赢幾率差不多,但由于賠率的存在,莊家總體而言一定是獲利的,比如說賠率是0.95,賭客輸了100元需支付100元,但赢了100元隻能拿回95元,那5元便是莊家的獲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啓華交代,網站自2006年運營到今年被關閉,他本人獲利100多萬,公司拿出600多萬向下分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啓華下面有三個股東,此次抓獲的白肇鋒是其中之一,他與白肇鋒談成的條件是,馬啓華通過白肇鋒這條線發展的會員所獲取利潤的30%分給白肇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30%不能完全歸白肇鋒所有,他下面有5個總代理,他也會根據每個總代理線上的收入再按比例分給他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了解到,給每個總代理的提成比例不一樣,主要靠兩人協商,10%到50%不等,白說自2008年加入“國際會”之後,他的獲利在10萬元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調查發現,近幾年,一種“非代理制”的網絡也開始出現。由于其采用更爲簡便的方式入會,發展會員的速度異常迅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5月18日,深圳警方破獲的“克拉克網上娛樂城”視頻,采取的就是“非代理制”運營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人棋牌”是從真實賭場傳來的同步視頻,可以看見賭場荷觀(發牌員)在現場發牌,會員通過網銀購買網絡籌碼後,便可以與場内的賭客一樣下注,片刻見輸赢,身臨其境,作爲一種新的網絡形式,這也叫“真人荷觀”、“線日,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網警大隊民警聶磊發現了這條線索:一陳姓男子舉報了“克拉克網上娛樂城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聶磊與“面色憔悴,憤懑不止”的陳姓男子見面。他就是一名參賭人員,山東人,1997年到深圳打工,在工廠當過工人,後來開小店,自己做生意,攢下了20多萬元積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姓男子說去年三四月份,看到“克拉克網上娛樂場”視頻網站,那裏有、龍虎鬥等傳統項目,都是比較簡單的玩法,不需動腦筋,可以一把決勝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剛開始參賭是有赢有輸,後來爲了撈回輸出去的錢,越賭越大,越輸越多,最後輸光了家底20多萬,向警方報案後,此人離開了深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警方發現,該視頻網絡服務器在香港,真實的賭場設在菲律賓,賭客主要在國内。視頻有兩個域名,分别叫“東方娛樂場”、“克拉克網上娛樂城”,克拉克是菲律賓一個知名賭城,類似美國的拉斯韋加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開“克拉克”網頁,載有宣傳娛樂場的廣告,還有國内400開頭的免費電話,電話打通後就被轉接到菲律賓的客服人員處,客服人員全由派往菲律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該網站采取的運營方式就是“非代理制”,不經過層層招募代理人,會員直接與賭場發生關系,每個加入的會員都會得到一個虛拟賬戶,會員向賭場提供的銀行賬号存錢後,虛拟賬戶内就有相應的籌碼,籌碼也可以變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采取這種在線非代理制方式發展會員,更加便捷。”深圳市網警支隊三大隊大隊長左明春介紹,“克拉克”自2009年3月運營到今年5月被摧毀,就已發展會員6000多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9月,深圳警方正式立案,并向廣東省公安廳網警總隊彙報,案件列入“粵安10”專項行動,代号爲“1009”,5月18日,網站在國内的老闆周海文等5個核心人員被抓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海文33歲,畢業于華北航天工業學院,開過網絡貿易公司,2007年底認識一老闆,對方主動給他一個“賺錢的機會”,由此人牽線,從菲律賓賭場購買轉播權,周海文在經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克拉克”由13人組成,在深圳的除了周海文,還有一技術人員江贊洲,遠程維護在香港的服務器,二人很少見面,一般電線人都在招募,通過旅遊簽證進入菲律賓。他們租住在菲律賓的兩棟别墅内,24小時上班,三班倒。他們分爲兩組,一組客服,一組财務,各有一負責人。周海文在深圳遙控指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周海文交代,他運營網站,老闆每月付給他40萬元人民币,他每月支付另外12人工資10萬元左右。一年多下來,他本人從中獲利400萬元。對于老闆,他至今堅稱“不知道幹什麽的,不知道叫什麽名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菲律賓的總負責人鄭偉說,他們的網站也會做一些推廣工作,一般都是在其他網站做鏈接,百度、GOOGLE都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石卉在“克拉克”擔任客服經理,每月工資8000元。這個28歲的湖南姑娘,2004年到深圳工作,在深圳的月工資是4000元,2008年下半年,從朋友處得知周海文招人去菲律賓從事客服,每兩個月還能回國休息半個月,郭石卉動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們是抱着僥幸心理。”深圳公安局網警支隊副科長鄧穎說,他們的接頭地點在内地、辦的是内地銀行的,發展的會員也主要面對内地,那就觸犯了的法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獲知這一信息,警方反複排查,發現有一個叫郭石卉的人非常可疑,并最終鎖定,周海文就是此網絡視頻組織的老闆。随後周落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像“克拉克”這樣的真人棋牌在廣東的廣州、深圳、佛山、東莞等發達城市發展較快,“”在珠三角較多,“彩”則主要集中在粵東地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但新的形式層出不窮,打擊難度也在加大。”在廣東省網警總隊副總隊長蔡旭看來,傳統的網絡正面臨一場轉型,需密切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2月24日,梅州市公安局偵破了督辦的“崴博”特大金融案,控制嫌疑人11人,凍結賭資250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的運營采取代理制,有參賭會員2000名,2008年開始運行,2009年8月警方接到舉報當月的投注額爲14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融屬新興型,網站提供國内股票、外彙、股指期貨、實物期貨、國際主要的實時數據,參賭者可以通過買漲買跌進行,而且采取“T+0”方式,當天兌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警方相關人士說,這種方式會影響金融秩序,因爲從理論上講,參賭者投注存在炒高或炒低某個指數的風險,不過潮州的案件中沒有發現這種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網絡金融以現實股票、期貨、外彙等金融産品作爲對賭項目,比現金交易限制更少,更容易脫離監管,因此發展勢頭迅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東省自今年1月起,開展打擊網絡專項行動,到6月23日,全省公安機關共偵絡案件125起,刑事拘留360人,偵破案件涉賭總額3000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廣東網絡總隊副總隊長蔡旭介紹,已經偵破的全國網絡案中,很多團夥上層人員在廣東的“珠三角”和粵東地區,尤其集中在廣州、深圳、珠海、中山、東莞、佛山等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廣東的網絡形勢嚴峻,與廣東的現實有關。”蔡旭說,廣東比鄰港澳,與境外交往便利,加之廣東經濟活躍,廣東又是網絡資源大省,省内的網站數目與網民人數都是全國第一。這些條件使得境外的一些集團瞄準了廣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網絡對社會治安影響很大。”珠海市公安局治安支隊二大隊副大隊長柯宏華說,有些組織的成員已經涉黑,珠海警方偵破“國際會”網絡案之後,立即将情況向香港警方通報,方得知,總代理之一的廖子鳳在香港涉黑,已被港方通緝,目前人已移交給香港警方。目前,其他幾個成員是否牽連其中尚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東省公安廳相關人士說,有非法,就有收不到錢的現象存在,爲了催賭債,有些代理人就動用非法手段甚至黑社會性質組織人員去催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蔡旭說,從廣東省偵破的網絡案件分析,有超過1/3的組織都跟、搶劫、有關,個别還與綁架、殺人等嚴重暴力犯罪有關,部分團夥高層人員與港、澳黑社會組織有密切關系,“賭搶合流”、“賭毒合流”、“賭黑合流”情況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東省目前已在全省範圍内抽調、培養專業隊伍打擊網絡,在社會上加大宣傳力度,并加大源頭追查,整治利益鏈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柯宏華認爲,打擊網絡難度很大。在“國際會”案中,雖然老闆之一的馬啓華交代還有兩個夥伴,但他們都在境外,所以無法進一步偵辦,隻能發通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珠海市網警支隊三大隊大隊長蔡荔深有同感,他們5月剛偵破了一起列入廣東省“粵安10”系列的“威尼斯”網絡大案,這是一個開設在新加坡的網絡網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該網站總代理的上級一直沒有抓到。該總代理是境内人士,其上級是香港人,據供認二人是在珠海酒吧街認識的,兩人合作後一直未見面,隻電話聯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說,比如個别第三方支付平台與網站合作,并不配合公安機關調查,甚至以外資公司自居拒絕接受調查,這些客觀因素決定了調查資金鏈的困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網站的上層人員,均是與公安機關周旋已久的老手,有較高的反偵查意識,公安機關在發現、偵查、證據認定方面有較大難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法律法規,對網絡犯罪的量刑标準、電子證據等認定不明确;對打擊網絡相關利益鏈條,也缺乏法律依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導緻廣東各地在偵辦案件過程中,存在較多因證據不足無法刑拘或批捕的情況。”蔡旭呼籲,立法機構盡快完善相應的法律法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過去一年投注賭資高達50多億元。此案偵破後,迫使境外集團宣布“樂天堂”和“夢天堂”退出中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0年4月26日破獲,該組織先後制作10餘個網站爲境外網站做推廣鏈接,并按賭資抽成,3年獲利1300餘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注:打水軟件是利用網絡的高速性編譯的一種自動下注打水的下注軟件,可以賺取莊家回水。該軟件能爲下線下注人員提供有效的技術支持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編輯:南平新聞網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别聲明:本網所刊載的“來源:南平新聞網”或“來源:南平日報”字樣的所有作品,其知識産權均爲南平日報社所有。未經許可,禁止進行轉載、摘編複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,否則視爲惡意侵權,将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